《少年阴阳师》刘大壮,云云 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少年阴阳师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挥洒热血

简介:三十年前,黄河冲破古墓,无数古董显露于世,大家不听我爷爷劝告,纷纷争抢,直到我爷爷死后,他们才明白那些古董原来是……

角色:刘大壮,云云

少年阴阳师

《少年阴阳师》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黄河古董

我出生那年,黄河洪期,河水泛滥,铺天盖地翻滚而来把我们村给淹了。
奇怪的是,尽管那场洪水异常凶猛,可村子里没有死一个人!
反而给村子带来了一笔财运——大量的古董随着黄河的水冲刷下来。
村民们蜂拥而上,再也顾不上平时邻里的亲密关系,恨不得争破头,可就当我的长辈们打算跟从的时候,却被我爷爷给喝止了,爷爷下了死命令,谁也不许碰一下古董!
所有亲戚长辈都很不解,但是碍于爷爷的威严,都乖乖听话了,只能眼巴巴的望着村里的人抢夺古董,心里痒痒的,嫉妒的要命。
那时候刚刚诞生出来“万元户”的概念,我们乡上的第一个“万元户”就是我们村里的刘大壮,本来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光棍,爹妈都早早地死了,住着一个破茅草屋,抢古董那天,刘大壮像是打了鸡血一般,跟中了邪似的,为了一个破铜箱子差点把别人勒死,大家都责骂他没出息,连好东西都不会挑。
谁能料想,没过几天,刘大壮的铜箱子被一个富商高价买走,一个穷光棍一夜暴富,成了十里八村的女人眼里的香饽饽,每天都有人上门做媒,就差把门槛给踏破了。
那一年,村里的人因为古董的原因或多或少的都发了些财,就我家一如既往的贫穷,没少被村里人嘲笑。
一家人表面上和和气气,可背地里没少咒骂爷爷,都责怪爷爷当时下的命令,要不然我家说不定也可以成为“万元户”。
我爷爷自然知道家里人的怨气,就抽了一个时间开了家庭会议,想要把这个心结给解开,说那些古董是黄河冲了山里的古墓带出来的,不能拿,早晚要出事!
那时候,大家都财迷心窍,谁也听不进去爷爷说的话,认为爷爷死板,不懂得变通,就知道搬弄迷信那一套说法,从那之后,所有的亲戚都开始疏远爷爷,连我爸妈都只是逢年过节探望一下,平日里压根不走动。
爷爷无奈的摇了摇头,从此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情。
再后来,我爸妈离婚了,我爸想要带我进城,我爷爷不许,要我跟在他身边,到了十九岁才能离开村子,我爸懒得跟爷爷解释,非要带我离开,差点跟我爷爷打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才五岁的我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我要跟爷爷,我爸气的脑袋都要冒烟了,骂了一句老不死和小兔崽子后头也没回的离开了,从此再也没有联系过我。
七岁起,自从我上了小学,识起了字后,我爷爷就丢给了我几本破旧的书让我看,讲的都是什么先天八卦,梅花易数之类云云,那时候我年纪小,哪里看的明白,足足看了五年,才逐渐的认全了字。
我十五岁那年,有一天,爷爷突然把我叫在了正屋,一脸严肃的给我说,小阳子,有些事情,是时候该告诉你了!
原来,我爷爷的真实身份是西北“袖中金”一脉传承人,在其他地区又换做“金口诀”,是古代的一种预测学,全称为“大六壬神课金口诀”。
民间有一种说法:学会奇门遁,来人不用问;学会进口决,来人不用说。
可世人都知道奇门遁甲,知道金口诀的却没有几个人,那是因为金口诀学习难度大,传承少,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鲜有人知。
本来我爷爷都不打算让西北“袖中金”一脉继续传承下去了,但是,因为我的出生,以及那年的洪水和古墓被冲,改变他的主意。
一直到十八岁,那三年间,我一直跟随在爷爷身边学习金口诀,直到他去世。
爷爷去世的毫无征兆,我联系不上任何的亲戚,在无助下,我就一个人草草的办了丧事,连村里人都没有通知。
爷爷除了给我留下了一笔钱财外,还给我留下了一番话。
第一,十九岁之前不许离开村子。
第二,十九岁的时候,有一个手掌心有痣的女生会来找你帮忙,在身边待满两个月。
以及一句我看不懂的话:有些事情,爷爷因为一些原因不能出手解决,但你必须要试一下,如果你不管的话,到了老年,就会和爷爷一样。
至于其他的,爷爷没有交代,他还给我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了十几个人的名字以及住址,他说我如果遇到了什么“麻烦”,就去找这些人。
我今年十九岁了,终于可以离开村子了,我考了一个不错的大学,在古都长安,其实去年就已经被录取了,我没有去,因为去年我才十八岁,又复读了一年。
终于能离开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了。临出发前,我收拾着自己寥寥可数的行李,心里带着几分期待,也有几分落寞。
往后的日子,我只能自己一个人过了。
不过……
我收拾好行李,坐在炕上,回想着爷爷留的那几句话。其他两条都还好说,这第二条,让我在十九岁的时候找一个手心有痣的女生待够两个月。
这村子里的人本来就不多,那年大水之后陆陆续续搬走,剩下的都是一些不愿意远行的老人,难得有一些鲜活的面孔,都是些咿呀学语的小孩。别说掌心落痣了的女孩了,就连女孩我都没有见过几个。
“爷爷啊爷爷,您倒是给我留个线索吧,难道您老人家在我小时候给我指了一桩娃娃亲么?”
我叹了口气,伴着窗外风吹树叶的悉悉索索,渐渐睡了过去。
我依稀还记得,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梦里爷爷站在一颗高耸入云的大树底下,那棵树很高大,可我却能一眼看过去就看清全貌。这树的枝丫不多,而且没有长叶子,光秃秃地张牙舞爪般四下伸着。
爷爷就站在树底下抬头往上看。
他那个角度能看到什么呢?我疑惑地看着爷爷,想要走上前去,但是好像一直都在原地踏步。爷爷和那棵树明明离得很远,但我看得一清二楚。偏偏又没办法靠近。
我还在这边疑惑着呢,爷爷突然转头看着我这边,我被爷爷的脸吓了一个激灵。
爷爷的双眼黑魆魆的,眼珠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只留下两个深深的洞,一直往外淌着黑黑的血水。
爷爷好像还张嘴说着什么,可我什么都听不到。
我想问,但是那棵树的树枝突然向着爷爷猛地急坠而去,那架势……就像猎狗扑向猎物一样,凶狠。
然后我就睁开了眼睛,窗外刺眼的阳光一下子就打在我眼珠子上,刺得我脑仁都疼了。
外面隐隐听到一阵鸡飞狗跳的嘈杂声,我还没从梦里彻底清醒,房门就“啪”地一声被人推开。
是隔壁的牛大娘。
她脸上挂着焦急的神色,一见我就喊:“阳子!快来!给大娘帮个忙!”
帮忙?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牛大娘已经过来拉我的手,把我从炕上拉了下来。
嘴里还在念叨着:“村口的那个光棍,老张头,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少年阴阳师》

                           

原创文章,作者:挥洒热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930shouyou.com/book/671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