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宠婚》靳如歌,张经理 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不良宠婚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靳如歌

简介:本书背景为虚拟时代,文明程度与现代同步
这是一部特种兵男神宠妻如命的血泪史,更是一个叛逆美少女征服冷面军王呼风唤雨的荣耀史!一场意外,她成了他此生唯一的女人:初吻,初恋,她所有的第一次都被他一夜之间无辜而霸道地掠夺了
从此她成了他的宝贝,疼她入骨,宠她如命!【本文拒绝懦弱小白女主,男强+女强,无小三无误会,情节痛快】

角色:靳如歌,张经理

不良宠婚

《不良宠婚》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001】穿上衣服,就不认得我了?

靳如歌清亮的眼眸,看似波澜不惊地掠过夜色里的灯火霓虹,脑海中,赫然出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影子。三年了,谁说过,爱情不过是件刹那芳华的事情,却不想,她的心,却为此付出了更远更久的相思。
出租车司机将车停稳,善意地提醒:“小姐,华锋大厦到了。”
“好的。”她掏出钱包付钱,然后下车。
凉薄的夜风,一个劲缠着她裸露在外的脖子。她不自觉地抱紧了双臂,踩着一双银色高跟鞋,步履轻盈地小跑进了大厦。
若不是今天师兄没经过她的同意,把她的代表作放在了画展里参展,她一定会选择就在宾馆里潜水,潜到画展结束返回巴黎为止。
她已经安于现在的生活,想起两岁半的儿子天真可爱的萌态,心里已经很满足了。不希望因为一幅三年前的画,而让她的生命再起波澜。
画展现场。
凌予修长的身影如莲般倨傲地驻足在一幅壁画面前,面上波澜不惊,内心却久久不能平静。
自他进来之后,看什么都是走马观花,唯独对这一副画似乎情有独钟。
主办方经理笑意盈盈地看着他:“凌少,喜欢这幅画?”
凌予点点头。
经理笑着解释:“这是一副新作,它讲述的是一个年轻女子与自己的舅舅相爱的不伦之恋的故事。”
凌予依旧点点头。
经理看他不走,盯着眼前的画看的好像都痴了,于是便进一步解释:“凌少,当时这幅画在法国参选的时候,主办方的几位资深画家都被它感动的哭了,尤其法国油画家教父萨澜克先生还说,如果不是有过刻骨铭心的爱情经历的人,是不可能画出如此绝望的情感。因此,这幅画的作者,如今也有幸成为了萨澜克先生最宠爱的徒弟。”
凌予的眸光闪了闪,倨傲的身子纹丝不动,只是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了一个满意的弧度。
他漆黑的瞳孔波光流转到画作者的名字:靳如歌。
他知道,这一次,只要他守着这幅画,她就一定会来。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一股熟悉的芬芳萦绕在凌予周遭的空气里,让他一瞬间,情难自禁。
“张经理,你还记得我吗,中午下飞机的时候,我跟我的老师,还有您一起吃过饭,我是这幅《禁欢》的作者,靳如歌。”
靳如歌激动的两只小爪全都紧紧抓着张经理的衣袖,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她刚才一路小跑而来,红扑扑的小脸蛋粉嘟嘟的像个水蜜桃,无可挑剔的五官精致而让人无法忽视,配合着她此刻微微喘气而半张的小嘴,莹黑亮丽的大卷发肆意披散着,更显她白若凝脂的娇颜,说不出的妖娆。
张经理咽了咽口水,眼中满是惊艳:“我当然记得你。靳小姐,有事?”
“张经理,这幅画我是不参展的,我的师兄不知道,他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我现在要把它带走,不然我可能会因此而沾染上麻烦。”
她的声音如同夜莺一般婉转动听,她自己完全不知道,她此刻窘迫中显露出的千娇百媚,被一个正常的男人看在眼里,会产生怎样的反应。
不等张经理开口,她腰上一紧,小半个天旋地转,身子已经落入了一个坚实的怀抱。
迎上那双笑意盈盈的桃花大眼,靳如歌的大脑瞬间死机。
“是谁说过,除了我,她的眼中看不见其他男人的?怎么我好端端地站在这里,你却不认识了?”
凌予好笑地看着她绝美的小脸,由粉红转为惊愕,又由惊愕转为促狭。他痴迷地凝视,将她的万种风情尽收眼底,甚至不舍得眨眼。
靳如歌很快回笼了思绪,她将双手撑在他的胸膛,企图撑开一片可以令她自由呼吸的天地。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
看她如此抗拒自己,凌予的面色迅速冷了下来,他轻轻挑了挑双眉:“不认识,你就对我袭胸?”
她一愣,连忙撤掉还在用力撑开他胸膛的双手,却漏掉看见他眸底深处隐匿住的那一抹得逞的精光。
靳如歌一头乌黑妖娆的波浪长卷发,沉静内敛的气质,配合一身白净优雅的大摆连衣裙,在一瞬间让凌予怀疑他是不是认错了人。
脑海中那个一身军装,剪着假小子短发,放肆的,任性的,叛逆的,哭天喊地说就算他是她的舅舅,她也一样爱他至死方休的小疯子,在她毅然离去的三年里,没有一天不被他深深埋藏在心里。
怎么她一回来,他反而对不上号了?
他目光如炬地盯着她,却见她忽然深吸一口气,然后扬起绝美的小脸冲他很商业化地笑了笑,眼神里明显的疏离,口吻也是从未有过的陌生:“先生,我真的不记得你。”
凌予静静审视她的脸,下一秒,她被他紧紧相拥,两具曾经拥抱过太多次的身体,于三年后,重新紧密地贴合。
她的脸在发烧,他却将性感的薄唇凑近她的耳畔,揶揄道:“我穿上衣服,你就不记得我了?还是说,非要我抱着你,你才能想起我来?”
靳如歌不可思议地瞪着他,她想象不出一个纤尘不染倨傲自负的男人,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垂下的双手紧握成拳,指甲深深嵌进了肉里。
他眷念地将自己的脸颊贴在她的颈脖,细细婆娑着她细嫩的娇肤:“你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爱过的男人,也能忘了?”
她的身子如同遭遇雷击!
她曾幻想过无数次与他再度重逢的画面,每一次在脑海中演练,她都告诉自己,坚强,淡定,然后无视他!
然而她却无法忽视自己内心澎湃着的情感。
她这才发现,三年了,哪怕只是背对着听见他的声音,他一样可以轻易操控住她所有的喜怒哀乐。
想到自己两岁半的儿子,靳如歌告诉自己,即使她控住不住自己的心,但是她可以控制住自己的身体,控制住自己的言语。
不管怎样,她不能让自己可爱无辜的儿子背上“乱伦产物”的罪名。
她贴近他的耳畔,诡异地唤了一句:“小舅!”
凌予身形一僵,周身的气场因为她的一句小舅瞬间散去。
一旁的张经理看的目瞪口呆,凌予冷冷扫了他一眼:“这幅画,我打包了,这个女人,我带走了。”
说完,他麻袋一样拖着她大步朝外走去。
“小舅!你干嘛?”
“你不是死也不肯叫我小舅么?我带你去医院验DNA,我倒是想知道,我是你哪门子的舅舅!我和你根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三年前,K省,B市。
靳家书房。
靳如歌咬着唇,站在父亲靳沫卿面前,面色死灰,内心忐忑。
父亲手里此刻紧紧捏着的,就是她的高考准考证,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壁钟上的时间,眼睁睁看着分针一点点挪到了12的位置,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耐着性子又等上了一分钟,这才睁开眼拿起电话,开始拨打查分热线。
靳如歌的额角开始冒汗,因为她自己的高考成绩如何,她岂会不知?
父亲颀长的身影笔直站立,拨完电话,输入了准考证的号码之后,他迅速拿过纸笔开始记录女儿的分数。
不一会儿,父亲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握笔的手都开始颤抖了!
靳如歌心想,完了!
父亲挂上了电话,身子一歪往前倾斜着,双手撑在桌面上,抽动着眼角喊了一句:“靳如歌!”
她虎躯一震:“有!”
父亲抬起眼皮虎视眈眈地盯着她,几乎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你好样的,我身为军区少将,什么阵仗没有见过?你倒是好,一纸高考成绩单,就把我的三魂七魄吓去了一半!”
靳如歌保持军姿站立,稚气却绝美的小脸除了紧张跟害怕,看不出别的。
一直没有出声的老妈,早就被首长父亲勒令面壁站在一旁了。她看着自己丈夫那副见了鬼的样子,不免好奇,女儿到底是考的又多差,能把他气成这样。
“首长,如歌的成绩,有那么烂吗?”
靳沫卿听见妻子的声音,叹了口气,认命般闭上了眼睛:“物理跟生物都是零分,你说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不良宠婚》

                           

原创文章,作者:靳如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930shouyou.com/book/68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