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成凰》殷浩天,殷浩 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浴血成凰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殷浩天

简介:硕大的龙椅上坐着一位绝色女子,她靠在美如谪仙的男子怀中,享受着无尽的宠溺!一双凤目却望着下方半死的男人,红唇轻启:“皇上,还记得数年前的白牡丹吗?可惜她为你上战场、夺江山,你却灭她满门还掐死亲生骨肉!我重生归来,夺你山河为偿,笑看你跌落凡尘!”

角色:殷浩天,殷浩

浴血成凰

《浴血成凰》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天怒人怨

白牡丹靠在床边儿,双手护着隆起的腹部,倾世容颜上的水润双眸望着窗外的血色满月。那一年,他也是在同样的月色下对她发誓:“当我君临天下时,定许你为后!”结果他君临天下了,许她的却是深宫囚花!她忍住泪,心碎如刀割,此刻的他一定是在贤妃的榻上巫山云雨。
“妹妹……”清朗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白牡丹循声望去,门口的男子身穿紫色蟒袍,头戴金冠,剑眉星目的脸庞挂着柔和的微笑如天神般走来。
“哥哥,你回来了?”白牡丹苍白的容颜上终于浮现一丝微笑。
“皇上说你动了胎气,哥哥怎么能不回来看看?”白临风见妹妹气色没有想象中的差,心中大感安慰。
白牡丹勉强笑道:“没什么,只不过跌了一跤。”她怎么敢说自己是被贤妃绊倒的?她的哥哥一定会将贤妃娘家夷为平地。
白临风说道:“没事就好,看见你无恙,哥哥才能安心回府。”他拿出一个羊脂玉瓶,说道:“这是方才皇上赏赐的九花玉露。”他为她倒了一杯。
白牡丹接过杯子啜了一口,笑道:“好甜。”
“妹妹喜欢吗?哥哥再去要些……妹妹?”白临风脸上的笑容僵住,白牡丹居然捂着肚子痛倒在床上。
“有毒……”白牡丹紧紧咬着下唇,腹部传来的绞痛让她明白,贤妃终于出手了。
“御医……御医!”白临风如狂狮般大喊。
“御医不会来了。”一个冷酷的声音响起,身穿龙袍的皇上瞪着一双骇人的鹰目走进来。
“你居然要毒死我妹妹,我杀了你这昏君……”白临风刚迈了一步,顿觉天旋地转跌倒在地。
皇上阴冷的笑道:“就知道你们白家仗着功高欲谋朝篡位。”
白牡丹挣扎着大喊:“皇上……救救我们的孩子……”
皇上大步过去,用力捏着白牡丹尖削的下颌,狠戾的说道:“你还敢说这是朕的骨肉?怕是白临风的孽种吧!”
白牡丹难以置信的望着他:“他是臣妾的哥哥啊!”难道这一切是皇上的主意吗?为什么……
皇上甩手就是一巴掌,白牡丹苍白的小脸浮现红色的手印:“你当朕是傻子吗?朕早就知道你是白家捡来的,他根本不是你哥哥,是你的姘头!你以为他为朕出生入死是忠心吗?他是想夺了朕的天下,娶你为后!”
白牡丹顾不得疼痛,滚落床下向白临风爬去,她身下蜿蜒着刺目的血红。
“哥哥……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她不相信,不相信自己是白家捡来的孩子。
白临风吐出一口黑血,苦笑道:“你若不入宫该有多好……”
一句话打碎了白牡丹所有的希望,伸向白临风的手臂僵在空中,他们居然不是亲兄妹……
皇上一脚踩在白牡丹的后腰上,狰狞的碾压着:“贱人,朕怎么会让你生下孽种?死吧!”他抬起脚狠狠剁了几下。
“哇哇……”一声婴儿啼哭自白牡丹的裙下响起。
白牡丹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坐起来从身下抱出一个血呼呼的婴孩,未足八月的婴孩被他的生父残忍的踹出娘胎。
皇上看着那个婴孩惊得后退两步,心里没有一丝初为人父的喜悦,只有满腔恨意。
白牡丹用牙齿咬断脐带,双眸愤恨的看向皇上:“你说,他的左脚也是六指怎么会不是你的亲生骨肉?”
皇上的手有些颤抖,六指,那是皇家人的遗传象征!他脑子里盘旋着太后的话:“白家功高盖主,日后必夺你江山!”
“不……他是孽种……”皇上大手一伸将婴孩从白牡丹怀中夺过,大手用力掐着婴孩的脖子,也不知道是因为他的力度还是因为孩子想在临死前看一眼娘亲,他的小眼睛睁开后瞬间化作空洞,小小的身躯悬在空中摇摆着……
“孩子……”白牡丹拼命扑过去将孩子抢夺过来,可是他已经没了气息,微张的小嘴还来不及唤一声娘亲,正汩汩的涌出鲜血……
“孩子……孩子……”任凭白牡丹如何呼唤,这个小天使已经离开了人间。
“殷浩天,我跟你拼了!”白牡丹用身躯狠狠撞在皇上身前,他闪神之际被撞个正着身躯后退几步,稳住身形后他抬脚将白牡丹一脚踹开。
白牡丹紧抱着孩子的身躯撞在墙上,地面刷的一下开出一片血莲花……
“咳咳……殷浩天……你好狠,你这个畜生居然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咳咳……”白牡丹跌坐在地上,身下的鲜血蜿蜒成河,心中的痛与恨疯狂的啃噬着她的身躯!
“那不是朕的骨肉,是孽种!”殷浩天狰狞的挥舞着手脚,如一头发狂的野兽。
而一旁运功逼毒的白临风咬碎一口钢牙,不顾一切的冲到皇上面前,一掌拍在他的左肩,那骨头碎裂的声音也无法消除他心中的恨。
“是我们白家瞎了眼才会效忠你这个昏君。”白临风双目赤红,恨不得自己的手是一把刀好将面前的男人碎尸万段。
“来人,来人!”受到重创的殷浩天惊慌失措的大喊。
门外涌进来无数金甲兵,这是皇上的亲卫队。
此刻的白临风寡不敌众被人压住了身躯。
白牡丹看着如困兽的哥哥,大喊:“皇上,求你放过他……”
殷浩天咬牙切齿的说道:“放过他?朕若想放过他早就送你这个贱人下地狱了。”
白牡丹终于明白了,皇上要杀的不仅仅是自己,而是白氏一门忠烈……
白临风吼道:“不要求这个畜生,他连亲骨肉都杀了,还能放过谁?”
白牡丹看着怀中的孩子,他还那么小,不足月就被迫出来,只顽强的啼哭了一声就被亲生父亲扼杀了。是啊,连亲生骨肉都不放过的男人,他还能放过谁?心被人一刀一刀的凌迟着,每一片都鲜血淋漓。
“殷浩天,是我白牡丹瞎了眼,居然看上你这么一个禽兽不如的东西。”白牡丹充血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殷浩天,恨不能把眼神化作刀剜出他那颗黑心。
殷浩天大喝:“镇国将军白临风毒杀贵妃与皇子,立即凌迟处死!”他狰狞的脸上闪过一丝快意,这个威胁自己地位的男人终于要死了。
“殷浩天……你的皇位不会坐太久……我化成厉鬼也要拉着你一起下地狱……”白临风的怒吼在空气中飘荡,化作魔咒死死的钉在殷浩天的心上。
“贱……贱人……”殷浩天一把抓住白牡丹如拖麻袋一样扯着她走出屋外,门槛和台阶留下一片血痕!
城楼上,殷浩天拎起白牡丹指着城外得意的笑着:“你看!”
濒临死亡的白牡丹仍旧死命的抱紧怀中的婴孩,听见殷浩天的话她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入眼的是红光漫天,火?
是火,那个方向是白府,殷浩天居然放火烧了白府,看这火势已经烧了许久,难道哥哥入宫后他就开始屠杀白氏一门了吗?
“爹……娘……”白牡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扑到城墙上大喊,可惜风将她的悲鸣吹散。
“哈哈哈……白氏一百三十八口,不,包括牲口一百六十一口,他们的尸体能排到皇宫了。”殷浩天大笑着,心中痛快无比。
“殷浩天你不是人……”白牡丹用尽力气打向面前那张狰狞的脸。
“哼,想打朕?”殷浩天阴冷的一笑,抓着她手腕的手用力一掰,就听咔嚓一声白牡丹的手骨粉碎。
“啊——”白牡丹痛的缩成一团,另一只手臂仍旧将孩子抱在胸前。
“痛吗?朕还有让你更痛的。”他大手一挥抓起白牡丹的衣领无情的将她拎上城墙。“看下面。”
白牡丹痛的无法呼吸,但她看见下面的场景立即忘记了所有的痛,惊慌的大喊:“哥哥……”
就见下面支起了一个大字架,白临风被紧紧捆在上面,一丝不挂!一个赤着上身的大汉手里拿着锋利的凌迟刀不时的用舌头舔着,彷佛面前的不是人而是极品美味。
“牡丹,若有来世我定不会放手,哪怕遭到全天下的唾骂,我也要娶你为妻!”白临风仰头看着她,眼中的坚定不容动摇。
白牡丹早已破碎的心被人放入了磨盘,一点点的磨碎。
她心里好悔啊……为什么自己就瞎了眼看上了殷浩天?为什么……
“老天……我恨你,你为什么要捉弄我?白氏一族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为何不睁开眼看一看?”白牡丹仰天发出凄厉的哀嚎。
“哼,朕没有说错,他对你根本就不是兄妹情。母后也说的没错,白家定会夺我江山!”殷浩天咬牙切齿,恨不能将白氏一门都挫骨扬灰。
白牡丹闻言不怒反笑,她坐在城墙上看着殷浩天:“江山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吗?”
殷浩天大声说道:“对,这个江山就是朕的命,你们谁也别想夺走。”
他附身城墙上,冲底下大吼:“开始凌迟!”
刽子手闻言立即兴奋的大笑一声,手中锋利的刀子毫不留情的削下一片血肉……
白临风的眼睛始终未从白牡丹的身上移开,刀割的创痛也没能让他眨一下眼睛。
白牡丹的心被磨成了粉,脸上蜿蜒而下的是血泪,硕大的红色月亮悬在正空冷漠的看着这一幕人间惨剧。
“能否告诉我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容不下白家的?”白牡丹平静的问道,她绝美的脸庞上没有了任何表情。
殷浩天看着城墙上坐着的白牡丹,她的双眼空洞,面无表情,就连语气都听不出一丝情绪。可这样平静的她居然比恶鬼还要可怕,他心虚的说道:“朕遇到你那天开始。”
白牡丹笑了,那一年,她舌战三朝元老,锋芒初露却为白家埋下了祸根。
“我为你力战奸妃,他为你开疆拓土,最后得到的却是你恩将仇报……殷浩天,你的皇位坐不长,因为我会化作厉鬼附在你身边的人身上向你索命!”白牡丹说完便挣扎着站在了城墙上。一个心胸狭隘,恩将仇报的人,怎么可能坐稳皇位呢?
殷浩天惊恐的看着她,这个女人双眼闪着骇人的光芒,唇畔的一丝浅笑让他的心里防线崩溃,身躯连连后退。
“孩子,你的眼睛真美,你看见了娘亲吗?别怕,娘亲这就来陪你……”白牡丹纵身跳下城楼,如一只血色蝴蝶翩然而下……
“殷浩天,若有来生我定夺你江山……”白牡丹凄厉的怒吼被风吹上来如一支尖刺扎进了殷浩天的心脏令他跌坐在地。
“死……死了吗?”殷浩天爬起来跑下城楼,看见白牡丹血肉模糊的尸身,她怀中的那个婴孩仍旧睁着眼睛,黑洞洞的盯着他的脸……
殷浩天猛的挥舞着右手吼道:“小孽种别过来……别过来……把他们的尸身烧掉、挫骨扬灰……”
有人拿来火油泼在白牡丹的尸身上,他们想分开这对儿母子,可惜白牡丹的手臂死死的抱着婴孩,除非用刀砍断她的胳膊,不然根本就分不开。
“闪开!”殷浩天拿着火把吼道,他迫不及待的想让白牡丹永世不得超生。
“哈哈哈……白牡丹,朕就将你挫骨扬灰,看你如何投胎?让你永远没有来世!”殷浩天将手中的火把扔向尸身,火油轰的一下燃烧起来。
看着这一切的白临风没有说一句话,因为他知道无论自己说什么都阻止不了那个恶魔。若不是牡丹,殷浩天怎么可能坐上龙椅;若不是牡丹,殷浩天早已死在奸妃手中……可是他却如此对待一个恩人……
看着那个疯狂大笑的男人,白临风唇畔泛起冷笑:“牡丹,黄泉路上不孤单,我这就来陪你……”
“咔嚓……轰隆隆……”上天终于发怒了,纵横交错的电网布满天空……
殷浩天已经丧失理智,指天大骂:“你凶什么?我殷浩天是龙傲国的皇帝,朕命令你闭嘴!”
可上天岂会听一个凡人的话语?硕大的闪电直击卧龙殿,龙傲国最骄傲的大殿瞬间瓦解燃起熊熊大火……
宫人们惊慌失措的奔逃,知道内情的人脸上皆挂着泪痕……
“不好了,皇上,白临风的尸体不见了!”一个侍卫大喊一声。
殷浩天回头看向大字架,那里空空如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浴血成凰》

                           

原创文章,作者:殷浩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930shouyou.com/book/681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