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佳婿》刘默,郑斌 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绝品佳婿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刘默

简介:首富之子隐匿市井,并且入赘为婿
他被人瞧不起,一怒之下揭露真实身份……

角色:刘默,郑斌

绝品佳婿

《绝品佳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送垃圾是我的错

檀木圆桌水晶盘,丰盛的佳肴色香味俱全,主菜“金玉满堂”摆盘用的是黄金鱼子酱。
刘默坐在最角落的位置,一个劲地扒饭。一桌子说说笑笑的,没有一个人瞧一眼刘默,全然无视他的存在一般。
纪家家大业大,刘默这个上门女婿能够坐在这里跟着吃口饭,在大伙心里觉得对他已经算是恩赐。
所以刘默是没有任何地位的,对于一个穷人来说,想要高攀,就得有个高攀的怂样,这点刘默倒是一直以来恪守本分做得挺到位。
今天是老丈人纪悦豪的寿辰,里里外外的宾客非富则贵,刘默能够坐在纪家这一桌,虽然频频令敬酒拜寿的宾客以嘲笑的眼色打量,却也能得到许多人的羡慕嫉妒,理由是他的老婆。
“老公,我给你舀一勺。”
妻子纪易香知道刘默没有吃过鱼子酱,轻轻地舀了一勺放在他小碗之中,被身边的大姐纪佳音嗤之以鼻,冷笑一声道:
“鱼子酱可是我老公专门买来孝敬爹爹的,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吃!”
这话太刺人,纪易香看着她正想要说些什么,刘默轻轻地把碗挪开了。
“你姐说得有理。”老丈人纪悦豪眯着眼睛,轻蔑地看着刘默:
“刘默,你也算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种。入赘我纪家少说能让你少奋斗几十年,本想着你这一无是处凭着纪家也能提拔提拔,没料到你入赘来我纪家这一年多,依然是一事无成,简直就是烂泥扶不上墙!”
“连身上的衣裳都要靠我女儿买给你,别以为我老了什么都不知道,小香手上的钻戒也是自个偷偷买了骗大家说是你送的,你简直就是个苍蝇。要我说啊,该离还是得离,你这样拖累小香可是我们纪家看不过眼的!”
刘默满脸通红,咬牙切齿却并没有发作,要不是因为纪易香那时哭着说纪家只有她和大姐,求着刘默入赘,他早就带着纪易香远走高飞了,刘默是一个一诺千金的人,他答应过纪易香的事情永远都不会改变。
而纪悦豪也是说的心里话,外人早就对他的入赘议论纷纷,刘默就是个烂泥扶不上墙!
“你也不学学你的大姐夫郑斌,上个月给小音买了香奈儿J12的名表,一口气就花了十七万!”纪悦豪哼了一声又说:
“你什么时候能像郑斌一样啊?买点首饰疼疼老婆。我看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刘默的大姐夫郑斌,一开始和纪佳音结婚时也不是什么成功人士,甚至有时候都要靠着纪家的接济才得过活。
那时候纪易香最最记得,纪家也看不起郑斌这位姑爷,一开始纪易香还悄悄地给过刘斌一家一笔钱做生意呢。
不过郑斌和刘默的区别就是他不是入赘的,人也够醒目,因为懂得拍纪悦豪的马屁,也便渐渐深得纪悦豪的喜欢,最后还是纪家给安排了一个工程,垫了钱为他铺好了路子,现在千万身家也有了。
去年的时候还买了辆奥迪A6,用的车牌就是纪悦豪的生日,逢人就说是“饮水思源”,马屁拍得准,赚钱更加稳。
大姐夫一家一有了钱,更顺着纪悦豪的心思,总是在见到刘默一家的时候冷言冷语,不止嘲讽那么简单,更敢明着帮忙数落。
这里头是有原因的,那时候纪易香硬是要嫁给刘默这个穷光蛋,甚至说出了自己要报救命之恩、已经把身子给了刘默,非他不嫁!
家丑不可外扬,纪悦豪见米已成炊才被迫答应了婚事,但是作为条件,他们要刘默跪地发毒誓:入赘纪家并保证和纪易香两人放弃纪家的任何财产。
自然,这样的一种关系,刘默成为了众矢之的,纪易香也因为“自甘堕落”而在纪家备受冷落。
“爸!郑斌是您女婿,刘默也是女婿,您何必这样说呢!”纪易香见纪悦豪数落起刘默喋喋不休,愤然地打断了他的话语。
听到这话的郑斌别有用意地笑起来:“是啊呵呵,刘默是个人才,就是缺乏机会,还有……只要别太懒,前途还是有的。”
说完又笑了笑,继续说道:“这样!我单位那边还缺个门卫,叫刘默可以考虑考虑。这样一来也不会让人觉得他游手好闲,大家亲戚一场,工资我给他开到一个月两千一!怎么样啊?”
见刘默假装没听见,他又强调了一句:“你要知道那些看门的老头一个月也只有一千七啊!”
郑斌故意提高音量,附近几桌全都被惹得大笑起来,看着刘默一家的目光就像是在看着小丑,越是气愤的神情,反而令大家觉得越有意思。
纪易香气得眼睛都红了,而刘默深深的呼吸着、压制着自己、拳头都快握出血。
纪易香在此刻觉得郑斌真是一只白眼狼,怎么说当年他娶了大姐,纪易香也还帮过他呢!于是她气得樱.桃小嘴都在抖动,刚想说出一些话让郑斌听听,却被刘默轻轻拉住了小手,胸有成竹地对她深刻一笑。
一脸得意的郑斌随即从西服中拿出一对白玉球,“这是缅玉,通透无暇,我特地叫朋友连日打磨的,送给岳父大人,祝愿他老人家万寿无疆!”
玉球确实不俗,两个大小一致,圆润无比,从玉质上看是玻璃种的高级玉料,纪悦豪一拿过手便笑呵呵地在手中转动着,面对众人羡慕的眼光满意地点点头。
“纯白玉的保定球,十指连心,爸,有了这个没事多练练,一定越活越年轻呢!”纪佳音不忘补充几句,显摆着自己的先生是多有心。
“真的是好白玉,毫无杂质,可得不少的钱啊!”老舅纪岩复精通玉石珠宝鉴定,一眼看出是好东西,金口一开众人连连跟着赞赏起来。
“郑斌真是太有心了,不亏是名门大女婿!”
餐桌上的叔伯们无一不连连夸奖,旁边几桌人也都站起来张望着,觉得郑斌出手不凡。
郑斌低调浅笑,“也就三十来万,只要是给我爸买的,花多少钱都值得!”
“爸,你老人家平时这样疼我,要是没有您也就没有我的今天,以后有更多的钱,我还孝敬您!”
巧舌如簧的郑斌抑扬顿挫如朗诵般的吹捧,深得纪悦豪的心,他笑得合不拢嘴,“还是你孝顺啊!”
转过头看着刘默这倒霉相表现得更加厌恶非常,不对比还没那么大意见,纪悦豪摇着头:“真是十指伸出有长短,刘默你这扶不上墙的东西,看着就让人生气!”
“想必我今天的寿辰,你也没啥准备的吧?”
纪悦豪的冷言讥讽把所有的目光都吸引到刘默的脸上,大家都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脸,等着看好戏呢。
刘默打心眼底是不愿意给这个刻薄岳父送礼的,但是在情在理,他又真的准备了一份礼物。
“有……我有准备了一份……”
话音未落,纪悦豪猛地一摆手:“别!你的我不收!别拿出什么垃圾来,丢了我的老脸!”
刘默还是笑着把礼物拿了出来,是一个煤样的黑色,奇谲而神妙的方形盒子,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认得这玩意是什么物质,纷纷觉得就是地摊货。
纪悦豪看着这乌漆嘛黑的盒子脸都黑了,刘默这穷鬼还真的拿出了一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岂不是要把自己的脸都丢光了!
“家门不幸啊!我纪悦豪大好日子你弄块黑如煤炭的东西送我!晦气!不用打开了!你这碗饭吃完给我滚,有多远给我滚多远!你看看你大姐夫!再看看你自己!都活不出个样子来!”
“哈哈哈哈!”
纪悦豪这顿怒斥,又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刘默很诚恳地说道:“爸,要不你看看?”把黑木盒递给纪悦豪的时候,竟然给他一怒之下扔在了地上,骂了一句:“什么垃圾!”
此时木盒里边透出了一道青色的宝光,一些眼尖的人瞧见后喊道:“翡翠牌!”
刘默哭笑不得地捡起来,把里边的纯种帝皇绿无事牌取了出来,展现在大家的眼前,对着纪悦豪淡淡说道:“爸,是这样的垃圾……”
“这……这哪来的?别拿假货来忽悠我!你老舅可是在玉石方面的专家!”纪悦豪嘴上不客气,但是那小眼神难掩洗心悦目的惊喜。
纪家老舅扶了扶老花眼镜走上前,靠近一看却不敢接过手,只是贴得很近地端详起来,拿着强光灯照射着、试图找到一丝瑕疵,许久后略带失望地点了点头:“是正品帝皇绿不假,这东西按照目前价格得在八百万左右。”
“盒子我看看……”
而那被误以为是垃圾的盒子,便是万年阴沉木,郑斌的白玉球别说跟帝皇翡翠牌对比,就是跟这阴沉木自然天成的木盒相比也是丝毫没有可比性的。
“顶级的阴沉木!还是浑然天成未经打磨的奇宝!纪老爷,你这小女婿送的全是绝品宝物!”老舅在玉石界从业多年,鉴宝方面可不敢乱说,毕竟他的资历权威摆在那里,就算对刘默有偏见,也得实事求是地做出严谨的定论。
众人全都围了过来,此刻没有一个人有脸说多一句话,全都面面相窥,甚至后悔刚刚嘲笑过刘默这一家。
见到众人即将转换成献媚的嘴脸,一双双无比意外的眼神盯着刘默手上的帝皇翡翠无事牌,刘默眯着眼睛瞄了一眼纪悦豪,不紧不慢地说道:“爸,送垃圾是我的错,希望您别生气。”
随即便把帝皇翡翠无事牌重重地扔在地上,这下没有盒子的保护,翠绿无暇的玉牌碎成了几块!小小的碎裂声,简直在那一刹震碎了现场所有人的笑脸。
大吃一惊的纪易香喊了一句“疯了你!”,看着刘默蹲在地上用阴沉木盒将绿得发亮的玉石碎片敲成粉末,收起阴沉木盒起身漠视着大伙说了句:“这块玉是垃圾,老舅看走眼了,顺祝岳父岁岁平安”,便很潇洒地拉起她的手,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拉着离开。
老舅纪岩复气得眼睛像金鱼,捂着胸口差点吐血,纪悦豪指着刘默这个不孝女婿手抖得像是得了帕金森,被眼里有活的郑斌赶紧扶住了才没摔倒。
“大逆不道啊!”
“太狂了这个女婿!”
“太狂了!”
听着身后传来的声响,此刻,纪易香的心中有着无数的疑问,但是心中同时涌起的一阵阵解恨的痛快、却是不假……
身后众人的唏嘘与心中的惊叹流露于表,木化在原地的众人,目送刘默一家离去的背影,大家脸上的表情之复杂竟然有种眼见暴殄天物的切肤之痛,“狂!”他们无一不在心中对刘默如是评价。
“老公,这些哪来的!”纪易香和刘默一走出宴会大厅便厉声问道,她觉得刘默这样贵重的礼物若说不出来历,反而令她焦虑不安。
“假的,进贤大街地摊上三百二十买的,你不是打给我五百买礼物吗?……还好摔碎了,不然让老舅看多几眼肯定会露馅嘿嘿。”
被刘默带着整蛊的意味一番轻描淡写,纪易香茅塞顿开。
“哎呀,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真的呢……是真的该有多好呀!不过爸爸肯定很生气,我们刚刚那样……”
“是吧。你也别担心你爸,他哪一次不是见到我就生气呢呵呵。”
刘默故意用手机给纪易香发了一个爱心的土鳖表情,惹得她欣然一笑:“奇奇怪怪的,当着我面发这个多笨呀!”心里却是那么甜。
过一会,纪易香说还要去处理一单业务,便匆匆赶去事务所了,此时在街上走着的刘默,手机响了一下。
“刘默少爷,龙牌已经彻底激活。”
“从现在开始,您可以动用家族的一切资产与资源,您手中的那张龙牌,便是一切权利的象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品佳婿》

                           

原创文章,作者:刘默,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930shouyou.com/book/687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