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之下》丁喜小说最新章节,丁喜,扎昆 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一人之下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丁喜

简介:乞丐和尚納三少,武侯道士小阿娇,阁主酒徒毒姬妙,紫萧一曲任逍遥
九皇一帝,隐世无敌
耍宝少年,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历尽磨难,终有一天傲视寰宇
纵使他三界无敌,却甘心在一人之下,因为他心中有爱

角色:丁喜,扎昆

一人之下

《一人之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001 救人的杀手

夜晚的街边,路灯忽明忽暗,让人看着昏昏欲睡。

丁喜趴在一座废旧二层小楼的楼顶,年轻的脸上满是污垢,身上布满尘土,他啪啪啪的拍了几下脸,让自己保持绝对的清醒。

他来自神秘的重阳山老街,按照计划,今晚要在这里干掉叛逃者扎昆,错过这个的机会,恐怕再没有钱维持到明天。

“妈的,要不是最近手头紧,老子也不会错接这趟任务。”

想到扎昆,丁喜气就不打一处来,小声骂了句,一口吞掉最后剩下的半块压缩饼干,从军大衣的口袋里摸出张皱巴巴的纸,这是张任务申请表。

借着月光,依稀可以看清上面的内容:

姓名:扎昆。年龄:38。身高:175CM。嗜好:赌博。任务备注:原老街学士,2010年违法老街太极阁第一条例,被录入追杀名单。近期经常在太白城出没,目的不详。据推算,目前实力已达到后天九级炁。申请人:丁喜。

扎昆在申请表上的照片面容和善,笑得灿烂,可当初正是这样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迷惑了丁喜,才让他神使鬼差的把C级任务错领下来。

“实力已达到后天九级炁”这行字对丁喜的视觉冲击实在有些大,让他欲哭无泪,他才是后天二级炁,这个差距好比让个不修边幅的农村大妈和范冰冰拼颜值。

“明星长得美,大妈功夫好,你有九级炁,咱有春田式。”丁喜一边把那张比卫生纸强不了多少的申请单放回口袋,一边嘟囔着给自己打气,然后深吸一口气,开始矫正枪管。

丁喜自信枪法不错,如果出其不意的话,完全有可能用手上这把”春田式”狙击步枪,一举将扎昆解决。

话又说回来,这得亏扎昆没有到达先天境界,要不哪怕只是一重天,就算丁喜扛着个火箭筒来,也不见得能把扎昆蹭破点皮。

后天九级炁同先天一重天仅仅一线之隔,但战力差距却是天壤之别。

丁喜将枪管稍稍伸出楼台,他试着瞄了瞄路口,瞄准镜还算清晰,这是整段路最明亮的一段,路边有个烧烤摊,一对祖孙正在美美的撸着串儿。

他三天没沾荤腥,狠狠地咽了口唾沫,努力将恶狼般的眼神收回,把精力重新投入到狙杀任务中来。

丁喜的目标是17路末班车,鸽子营的老王昨天在牌桌上很确定的告诉他,扎昆今晚会坐这趟车经过这里。

鸽子营是老街的情报部门,专门收集异人的情报,尤其是关于那些叛逃者的,从来没出过纰漏。

17路末班车比预计的晚到了三分钟。

“总算是露头了,小样儿,换个马甲,老子就认不出你了?笑话!功夫再好,一枪撂倒。”

瞄准镜中的扎昆头戴棒球帽,还捂着个白色口罩,伪装的并不算高明,这令丁喜不禁窃喜。

可就在把准星锁定扎昆的一刹那,扎昆突然站了起来,转身向着车后走,丁喜心头一紧,怎么个意思?被他发现了?

他赶忙把右眼贴近瞄准镜,那家伙居然是奔着后排一个姑娘去的,紧挨着她坐下,伸出一双咸猪手!

真特么猥琐!丁喜咬牙在心里骂,想直接给扎昆来个爆头,又怕吓着那姑娘。

犹豫的瞬间,扎昆手覆上姑娘的胸口,她圆润的香肩露了出来。

不得不承认这姑娘的皮肤真好,光洁如玉,保准一掐就能出水,拥有如此完美玉肩的尤物,想必紧紧包裹在轻薄衣物下的身材,也十分火辣……

此时丁喜真想高喊一声,放开那个女孩,让我来!

“这姑娘怎么也不反抗?好白菜都让猪拱了!”丁喜咽了口唾沫,简直没法忍了!他手指扣上扳机,听到远处的鼓楼上响起钟声,扫了一眼鼓楼方向,心里暗骂,整时整点上西天,也算给这家伙留个纪念。

就在目光稍移的瞬间,接下来的一幕令他更惊讶!那辆公交车突然火光冲天,宛若一条发怒肃杀的火龙,沉默而杀气四溢……

在并不喧闹的夜晚,那辆公交车突然火光冲天,宛若一条发怒肃杀的火龙,沉默而杀气四溢••••••

十分钟前,17路末班车上,刚遭男票劈腿的女大学生米粒从睡梦中哭醒,却发现整辆车上,除了她和司机外,只剩下一个带着白色口罩的男人。

米粒用余光谨慎打量着男人的时候,发现男人正盯着自己的胸口,她几乎都能想象到他在口罩遮挡下的猥琐笑容。这令她不寒而栗汗毛倒竖,情急之下只有继续装睡,盘算着在下一站下车。

谁知当她好不容易熬到了下一站停车,刚准备起身,前门”哐当”一声打开,上来一行人。走在前面的人居然是一身道士装扮,穿着藏蓝色道袍,肤色黑黄,眼窝深陷,那黑眼珠竟是比常人大了一圈,看上去很是瘆人。

道士掏出一张五十的纸钞塞进投币口,一步步朝米粒这边走来,他走的很慢,米粒的心也随着他的步幅向上跳跃着,当道士离她不足一米的时候,她仿佛感到自己的心忐忑的都要跳到了嗓子眼儿,手心里也全是汗水。

还好,道士只是尖锐的瞥了她一眼,就径直走了过去,坐在了最后一排。

米粒的心稍稍安定一些,却闻到一股怪味儿,这种味道就像是刚出锅的臭豆腐,其中又夹杂着腐肉和血腥味儿。

她的身体如同筛糠,不敢再乱动,因为道士后面还跟着十多个人,男女老少都有,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僵硬,而且都闭着眼睛,几乎是同一时间在不同的座位各自落座。

“今天是咋了,这个前门怎么半天才关的上,一个人没有,怎么会卡住车门?”

司机的这声嘀咕是用方言说的,但米粒听懂了。

而且刚才她清楚看到,明明是在最后一个人上车后,车门才关上的。

恐惧像条冰冷的鱼,从她的后脑游到脊椎,似乎要把她的神经全部切断,她几乎要大声尖叫,就在这时,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同时她耳边传来的极低的声音:”不要叫,我是人。头低下坐好,我救你!”

她扭头才发现口罩男不知何时到了身旁,和刚才的猥琐不同,这坚定的男中音,给她带来了莫名的安全感。

刚低下头还来不及反应,米粒就发现一股黑色液体在座位底下蔓延开来,浓重的汽油味也随之直冲脑门。

接着就是凄厉的嘶吼声和爆炸的轰鸣,一股滔天的热浪从车尾袭来,米粒感觉自己被人抱住,脖颈一麻,立即昏厥过去••••••

17路车上发生的一切,丁喜当然不知道,他骇然站起身来,揉了揉眼睛,甚至不敢相信眼前的现实。

“火龙”从已失去控制,从三百米开外的地方直直冲向烧烤摊。

烧烤摊是用篷布半封闭的,从丁喜的角度可以清楚看见里面的情形,可里面人的视线却完全被篷布隔绝,对即将降临的灾难浑然不知。

按照火龙的速度,最多十来秒钟悲剧就会上演。

丁喜悲愤的骂了声娘,扔开”春田式”,毅然从楼顶跳下,双脚刚好着落到一辆吉利车的车顶。

“你他妈找死……啊……”

丁喜不等车主把话骂完,迅速打开车门,一脚踹开他,用最快的速度打着车子,油门一踩到底,勇猛的直冲向”火龙”。

他的想法很简单,在”火龙”冲进棚子前,把车头撞歪,迫使它改变路线。

一秒中后丁喜便悲催的发现,这辆车根本就没有安全气囊,甚至连安全带都是断的。

“这特么难道是九手车嘛……”丁喜来不及再抱怨,把全身的炁都调集起来,运到下盘。

于是这辆不知道倒过几手的吉利车,在主人呆若木鸡的注视下,形同一只飞蛾,义无反顾的扑向迎面而来的”火龙”。

“轰隆”两车相撞,激起一蓬冲天火光。

吉利车的车头完全凹陷进去,侧翻着在路边划出一溜火花,而17路也终于偏离了路线,装进一间打样的门面,半截车身被铝合金卷帘门卡住。

捡了条命的食客们这才回过神来,纷纷拿着电话开打,报什么警的都有,那叫一个热闹。

丁喜整个人头前脚后的从车窗飞了出去,凌空玩了个托马斯全旋后,重重着地侧滚到墙角。

他猛地呕出口血,勉强撑起身子,发现扎昆已经蹲在旁边。

扎昆摘下口罩,露出那张充满善意的圆脸调侃道:”如果我没猜错,你是老街这次派来的杀手,怎么又忽然改成救人了?”

丁喜觉得自己的每寸肌肉都在痛苦的呻吟,他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而后又奋力吐出一口血,抱住扎昆的大腿愤愤道:”胖子,这年头,学雷锋,害死人啊!”说完顿时感觉天旋地转,昏死过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人之下》

                           

原创文章,作者:丁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930shouyou.com/book/73245.html